【远尘/一发完/he】梨涡浅笑

(*´ω`*)

花果山萌奇奇:

从安逸尘承认自己另有目的开始,宁致远对安逸尘,再也没有了半分好脸色。


 


对着乐颜,他话虽然说得漂亮,“我相信逸尘老弟本质还是个正直善良的人。”


但胸口冒出的滔滔怒火仍然快要将宁致远吞噬。


 


愤怒!该死的安逸尘!


 


从头到尾你只是为了你的复仇才接近我宁致远的是不是!?


复仇就复仇,利用就利用,那你现在做出一脸愧疚的样子给谁看!


 


忍不住的,之后的每一次碰面,即使偶尔立场相同的时候,宁致远也总是对着安逸尘好一通冷嘲热讽,他想激怒安逸尘,他想听安逸尘反唇相讥,甚至他想他们干脆酣畅淋漓的打一架也好。


可是每一次,安逸尘总是微微白了脸色,薄唇抿成一条直线,垂下了眼,长长的睫毛掩住了他眼里的所有情绪。等再抬起眼看向他宁致远时,总是强自若无其事却带了一丝愧疚的眼神。没来由得叫宁致远觉得更加烦躁。


 


他宁致远不是看不到安逸尘的痛苦和挣扎。


 


如果你有苦衷,哪怕你不告诉我原因,只说你有苦衷我也会继续相信你。


为什么,你偏偏什么都承认,却什么都不肯说。


混蛋!安逸尘……


如果你对我只有彻头彻尾的利用,现在为什么要用那种愧疚的眼神看我……


 


 


当怒气值累积到一定程度,宁致远已经分不清他到底为什么愤怒。


是安逸尘对乐颜的横刀夺爱,是安逸尘对宁家的针对,还是……


安逸尘对他宁致远真情实意的欺骗。


 


说好的结拜之情,他宁致远是真的想罩着他的逸尘老弟一辈子的,对他好,不让别人欺负他,看他笑起来开心的样子……


宁致远还记得他第一次让安逸尘喊他老大时,安逸尘笑弯了好看的眉眼,唇边绽起的梨涡让小霸王想到了小时候最喜欢的甜糕,绵甜柔软…..


 


他好像好久好久没有看到过他笑的样子了……


他甚至好久没有叫过他的名字,他现在唤他,宁少爷……


生疏得好像他们从前的那些情谊不曾存在过。


 


为什么,安逸尘……


 


宁致远觉得自己是恨安逸尘的,可是他更讨厌看到那个人皱起的眉、紧抿的唇、苍白的脸而心情烦躁的自己。


他愤恨的想要看到安逸尘失控痛苦的样子,也好过他总是那样微微皱着眉,淡淡地带着愧疚看他的表情。


 


 


于是宁致远如愿了。


真相全部揭开的那一刻,安逸尘竟然是整个恩怨纠葛中最无辜的那一个,被拐走的文家大少爷……从头到尾被利用的棋子。


宁致远看到了失控痛苦的安逸尘,也眼睁睁地看到了他把匕首扎进了自己的胸膛。


来不及制止。


后悔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。


几乎是咆哮着抱起倒在桃花林里的安逸尘,身高和自己相差无几的男子轻得过分,意识已经有些不清,勉强认出是他宁致远之后,喃喃地开口,“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,致远,致远..对不起…对不起…”


 


宁致远再一次恨极了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
这种心痛的感觉是什么,抱着安逸尘求救的时候他才意识到。


他讨厌安逸尘皱起眉淡淡看他的表情;他讨厌他唤他宁少爷;他更讨厌安逸尘对他的那种愧疚,好像无论他宁致远怎么恶劣的对待他他都会默默承受的表情,所以他才会愤愤地想他痛苦。


可是他现在才发现错了,他根本受不了他痛苦失控的样子。


看他痛苦失控的代价,让他宁致远承受不起。


 


他不想要他的愧疚,他更不想要看他痛苦,他被愤怒蒙蔽了心智,才没有发现他一直以来想对待安逸尘,就像是结拜时心里想的一样,对他好,罩着他,看他笑……


只是这已经不是兄弟之情,是他宁致远喜欢安逸尘,这种喜欢藏得太深差点连他自己都骗过…


 


他害怕,怀里的安逸尘气息越来越微弱,意识已经有些不清,却还在挣扎着和他说对不起…


宁致远觉得眼前一片模糊。


安逸尘,你不要这样…


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,那就不要离开我好不好……


逸尘……


 


 


或许老天真的不忍心,安逸尘最终捡回了一条命,文家接回了他们失而复得的大少爷。


只是安逸尘…或者应该叫文世倾,自醒过来后却更沉默寡言,也不肯见来探他的宁致远。宁致远怕影响他伤情,也因着文宁两家还是尴尬着的关系,也不敢硬闯文府。只能托了乐颜,从已经回了文家照顾儿子的文大夫人那里,一次次的打听安逸尘的状况。


 


终是文大夫人看不下去,也心疼越来越沉默的儿子,将宁致远带进了文府。


于是等到宁致远再次见到安逸尘的时候,已经过了三月有余。


 


安逸尘换下了惯常穿的洋装,着了一袭深紫的长衫,修长的身形此时更显消瘦。因着大伤初愈,脸色也仍是苍白。


那人还能这样站在自己面前,宁致远觉得自己再也无法错开眼,就这样定定地看着安逸尘。


看到宁致远,安逸尘明显愣了神,一时无言。


许是宁致远灼热的视线看得安逸尘有些尴尬,面前的人终是开口,却仍是唤他,“宁少爷…”


“闭嘴!”


未说出口的话被打断,宁致远一个伸手把面前的人揽到了身前,扣进了自己怀里。


抱着那身简直硌人的骨头,简直再用力点都能折断了的样子,宁致远觉得心里又酸又胀。


“混蛋…混蛋…去你的宁少爷!安逸尘,不要再叫我宁少爷……”


怀里的人僵直了身体片刻之后开始微微的挣扎,宁致远却收紧了手臂把人抱得更紧。唇贴着怀里人的耳畔,一遍又一遍低声地唤他的名字,“逸尘…逸尘……”


白皙的耳畔泛起一层粉色,那人放弃了挣扎,自暴自弃般任由小霸王抱着,半响默默的开口,“致远,对不起……”


 


又是该死的对不起。


 


“我说,你除了对不起能不能换句话!我小霸王再也不想听到你嘴巴里冒出这三个字!”


“我…”


“我什么我,安逸尘,你再说对不起,我可就亲你了啊!”


“你……”被宁致远的流氓弄得有些哭笑不得的安逸尘,忍不住抬头瞪向宁致远,只是人还在小霸王怀里,这瞪视怎么看都失了威力。


 


松开紧箍着安逸尘的手臂,单手揽着那人纤瘦坚韧的腰,另一只手扣住那人的后脑压向自己,额头抵着额头,呼吸近在咫尺。


宁致远低低地开口,“逸尘…都过去了,不要再说对不起了好不好,不要再伤害自己了,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的,好不好…我们一起,好不好…嗯?”


他宁致远不想再体会失去他的那种撕心裂肺。


而聪明如安逸尘,想必也听得懂他话里另外的一层含义。


 


安逸尘,我喜欢你。


安逸尘,我想要和你在一起。


 


宁致远看到眼前那人的眼眶渐渐泛红,长长的睫毛不停颤抖,他想完了完了,他是不是要把他弄哭了…


最终那人却扯了唇角淡淡地笑了起来,小小的梨涡绽放在脸颊,“谢谢你,致远……”


 

梨涡浅笑,最美是君。


评论
热度(192)